第216章 差点害死铁路(1 / 4)

情深言太浅 信球白 4318 字 8天前

宋慈和铁花铁路在食堂吃饭,铁花好说歹说铁路才吃点东西。捏着手里的桂花糕,铁路特别难受。

铁路:“姐,栀子还是念着我的,她给我的桂花糕。”

铁花:“嗯,栀子是个好姑娘,铁路,一会吃完药你好好睡一觉,让王延生照顾你。”

铁路:“嗯…”

宋慈:“她念着你什么啊!那栀子这个死丫头气死我了…”

铁路:“我不许你骂栀子,你闭嘴。”

宋慈:“你…”

铁花:“好了,宋慈你吃完了吗,吃完你就回屋,别在外面惹是生非,这里和咱们那不一样,你注意你的言辞。”

宋慈:“哼…”

宋慈拽着身子回屋,越想越气,铁花喂铁路喝完酥油茶铁路有了力气,走路不需要他扶着了。

铁路:“姐,我回屋了,你去找爸谈工作吧!”

铁花:“好,你别乱跑这都是电网,拿好绝缘棒听见没…”

铁路:“嗯…”

铁花送铁路回屋之后就帮铁石准备明天要教授的文案,铁路找出背包里的小号,摩擦摩擦,为什么,为什么才这么几天那栀子就嫁人了,铁路擦了擦眼泪,王延生觉得他烦,大男人哭急尿嚎的,其实铁路年龄比较小,才十六岁,在家里比较娇惯,以前经常和那栀子玩笑,那栀子笑嘻嘻的模样铁路很喜欢,而且那栀子帮他修玩具,还给他买零食,他误解这种亲密是爱情,对那栀子追求不已,那栀子不喜欢比她还小的铁路,婉拒了很多次,铁路不死心,拿着小号,吹了起来。

王延生:“你没完了啊!你出去吹去,出去吹那栀子才听得见。”

铁路一边吹一边往外走,走到花坛坐下来。

中午众人吃了不少的青稞面和糌粑 都有些晕碳,睡的正香的时候,一阵小号声响起,惊醒了睡梦中的众人,纷纷出来看。

那栀子知道肯定是铁路吹小号呢,搂着李秋不出去了。

李秋:“这小子神经病吧!”

那栀子:“别这么说,他比咱们都小,而且他以前挺照顾我的…咱们不出去了,一会他就不吹了。”

众人出去,铁路坐在花坛上,吹着《运动员进行曲》吹的好难听啊!众人皆是这样想。

白陆:“烦死了 我刚睡着…”

李冬:“这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啊!真难听 铁路,你别吹了。”

众人围了上去,因为他的小号声打扰了很多人 几个藏族汉子也出来看,这是什么魔音,怎么这么刺耳。

塔索:“这是什么乐器?”

周深:“小号,也叫小喇叭,铁路,你别吹了 你影响人家休息了。”

铁路不听话,反而吹的更起劲,宋慈也出来看,众人拿铁路也没办法,周大年和吴德出来,铁路瞄了一眼简子楼,栀子没出来就接着吹。

周大年:“孩子啊!别吹了啊!你看这么多哥哥姐姐都看你呢!你快回屋吧!”

谁劝也不听,铁路我行我素,铁花和铁石在厂子里,根本不知道铁路在干什么,众人只能无奈的劝。

白陆:“你别吹了,难听死了,你吹的这叫小号啊!鬼哭狼嚎差不多。”

吴德:“白陆,别瞎说话,铁路,你先别吹了,这里风大,你回屋躺会,晚上吃饭的时候你在吹行吗?”

铁路白了他们一眼,坐着吹不行还站起来了吹,众人心想,这是铁石的儿子嘛!差别太大了 周大年挠挠头,这也太丢人了啊!几个藏族汉子指指点点的,嘴里也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塔索:“周主任,快让他下来吧!我们这里的人说他演奏的好似鼠兔的叫声,太丢人了。”

周大年:“这…铁路啊!你到底要干什么啊!”

那栀子和李秋实在听不进去了,李秋拉着那栀子出来,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