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0章 坦诚(1 / 2)

顾安这下信了自家老爷的猜想,可他此时却觉得更加难受,因为对方的身份根本不能轻举妄动。

“可是老爷,这也根本不能说明什么。”

这些人可都是根正苗红的人物,总不能人家在这里当差,你就去怀疑人家的忠心吧。

没这个道理!!!

顾晨将核桃塞进顾安的手里,他当然知道这个道理。

可是若不是林月他们的话,那又是能谁干的呢?

能在镇抚司和禁军里混得开的,做了坏事还能不被查的,有几个不是根正苗红的人物呢?

不能因为对方的根正苗红,就觉得对方没有嫌疑吧?

“我不好进宫去见陛下和太子,你想办法让陛下还有太子殿下,悄悄地来顾家一趟吧。”

有些事送信都很不妥当,只有面对面说才最保险。

顾安:“……老爷,有些话我想问您很久很久了,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,知道我是镇抚司的人的?”

他是来监督您的,您懂吗?

您老人家有什么难事,不管好办不好办都使唤他。

要见胡尚宫就算了,现在还要叫陛下来见您?

合适吗?

他们锦衣卫应该被怎么使,感觉都被他家老爷给玩明白了。

“我也忘记了。”顾晨当然不可能告诉他从见到他开始,自己就知道了:“你要是实在是为难,那我就自己想办法吧。”

他态度要是理直气壮一些,安子身上的反骨可能会不乐意,可他家老爷说为难就算了也。

那他能不去想辙吗?

这事儿只能去找李大监妥当。

“别啊,我去就是,我什么时候没把您吩咐的事儿办好?”

何况这是关乎夫人的死因,他媳妇儿因为夫人的死眼睛都快要哭成瞎子了,自己都怕她哭死过去。

不管老爷让他做什么,他都会想办法把事儿办好的。

奉天殿。

朱标听到光曦要见自己和雄英,也没有多想便约好了晚上去,刚好他也想去看看光曦来着。

只是想着人家老婆才刚刚新丧,自己上门太过叨扰,如今光曦主动要见自己,那他当然得去。

李谨嘴角忍不住抽了抽,暗道顾大人他还真是不客气啊。

居然敢叫陛下和太子去顾家见他,而不是他进宫来求见陛下和太子,天底下哪有这样当臣子的?

而陛下和太子好像还理应如此,没有半分的不悦和觉得不合适,这世界终究是颠成他不认识那般模样了。

不过,这么离谱的事放顾大人身上,貌似也不太离谱了。

为了不被人知道皇帝太子出宫,两人自然是轻便出行,除了近身的侍卫和太监谁也不知道。

到了顾家还不是从大门进,而是从后院的小门进。

见顾晨和顾衍的脸色都很难看,特别是顾衍的脸色白得吓人,朱标忍不住拍了拍这孩子的胳膊。

“你在庄浪的政绩很好,去年秋收交了两万五千石,这次回来就别走了,先去都察院历练历练吧。”

顾衍哪里还有什么心情管官职,可皇帝的好意他却不得不领,所以连忙行礼表示心领。

“谢陛下关照,只是母亲逝世,臣不孝未能在弥留之际赶回,臣想为母守孝三年再说任职之事。”

想起母亲去世的时候,身边就只有姐姐一个他就难受,难受得他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。

“孝顺孩子。”

见他并不一心想着往上爬,而是惦记着母亲的孝期,朱标也是忍不住感动这孩子的孝心。

朱雄英更是如此,他母亲去的时候他也哀默莫过于此,可他是太子,他那时候还得撑着公务。

而朝中有许多人,明显仕途是要重于孝道的。

回到书房后下